【拉达克王朝】进入拉达克

2019-11-21 - 拉达克

从德里出发,一路穿过闷热的平原,捱过近十小时的舟车劳顿,终于在傍晚时分,我闻到了干燥的牛粪、潮湿的山雾,以及草木汁水辛辣的气息。这是令人振奋的、怀念的味道。小车行驶在一圈一圈的山路上,就在一个转弯处,一座偌大的山城猝不及防地闪入眼帘。

【拉达克王朝】进入拉达克
【拉达克王朝】进入拉达克

“这就是喜马偕尔邦的首府了”,坐在身旁的伙伴说道。

我们一言不发地看向窗外,不远处的西姆拉就像一片璀璨的星光闪烁在夜色中。司机挺直腰背,踩下油门,我们疾速驶入那片星光。

Day 2 西姆拉(Shimla)

清晨,我们终于看清了西姆拉的全貌,此时一丝薄雾也无,五彩斑斓的房屋层层叠叠地坐落在山坡上,整座山城在晨光中闪烁着彩虹般的光辉。

【拉达克王朝】进入拉达克
【拉达克王朝】进入拉达克

在旅馆门前欣赏完此番盛景,我们一行人等决定走路上山,去造访那座位于西姆拉制高点的哈努曼(Hanuman)猴神庙。不同于德里,西姆拉洁净、鲜艳,空气清新、日光充足,通往山顶的途中一路都有浓密阴凉的树荫相随。

【拉达克王朝】进入拉达克
【拉达克王朝】进入拉达克

经过大约一小时的爬坡后,隐隐约约可以听到铃声穿过树丛而来,那是来自神庙的声音。愈加接近山顶的时候,路边的树丛里陆陆续续开始有大猴小猴窜出,审视地看着我们这群悄悄路过的不速之客。显然,猴子是这里的主人,是这里的神,它们从容地占领了庙宇和森林。

【拉达克王朝】进入拉达克

“注意要把眼镜、耳环、手表取下来,不然会被猴子抢去”,一位似乎颇有心得的伙伴嘱咐道。

然而为时已晚,他的话音未落,走在前面的秋秋已发出一声惨叫。即便是走在最末的我,也看到一道黑影在眼前一闪而过,那身段像极了传说中飞檐走壁的江洋大盗。

大家瞬间慌作一团,秋秋的脸颊和鼻子上留有两道清晰的血印。再抬头一看,只见那大盗嘴里叼着墨镜,正怡然自得地靠在树上,看着树下的我们如一群猴子般抓耳挠腮。

正值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印度老头突然从前方的小商铺里冲了出来。他一边做手势示意大家冷静,一边大声喊着什么并拿出小零食递给猴子。我们一齐望向树梢,果不其然,它抢走了零食,抛下墨镜,得逞般地扬长而去。猴子走罢,印度老头开始向我们收钱,因为他不能白白损失一包零食。

这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我们请猴子吃了零食,帮印度老头售出一件商品,而秋秋落下了两道血印。此时我们终于意识到,这里是印度居民和猴子的地盘,或许我们应该怀着更虔诚的心走向山顶。

通往神庙的路不可谓不一波三折,终于抵达山顶的时候,来时的烈日已不知何时被大片大片的乌云遮住,雨点似乎随时会落下。大家悻悻然地在神庙里转了一圈,便狼狈地下山而去了。

通往山脚的途中,一棵大树横亘在路中央并发出细碎的声响。大家警惕地放慢脚步,定睛细看,数只猴子像熟透的果子般,扑扑簌簌地掉下来一小片。此时的我们已没有了任何挑战闯关的心情,不得不再次绕道而行。

同时我注意到猴子并没有袭击戴墨镜的当地居民。

Day 3 西姆拉(Shimla)— 马纳利(Manali)

窗外的山脉如地毯般在路的前方徐徐铺展开来,连绵不绝,仿佛没有尽头。云影和树林点缀其上,是地毯上的花纹。村庄星星点点地散落在山谷间。描有彩绘的大卡车迎面驶来,偶尔扬起一阵尘土卷进车窗,强悍而充满活力。

大约晌午时分,汽车驶进比亚斯河谷。峡谷两边靠近河水的岩石上生长着茂密的树丛,仔细一看发现其间混杂着热带地区才会出现的棕榈树,虽然那上面并没有椰子。

“棕榈树们究竟为何会出现在这样高海拔的山区呢?”

“它们一定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棕榈树,而是在什么时候,由某人将它的种子带来了这里。棕榈树于是生长得漫山遍野。”

“啊,不管它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看到棕榈树总还是会莫名生出一种悠闲惬意的感觉来。”

话说到这里,一车人便带着这样的,类似在海滩边度假的悠闲神情,在棕榈树的舞蹈中,在颠簸的山路间,一路北上,开往位于海拔2050米的马纳利。

Day 4 马纳利(Manali)

我们于一个凉爽的秋日傍晚抵达马纳利。这里是马列公路(Manali-Leh Highway)的起点,也是通往拉达克的古老贸易路线的起点。

来自世界各地的嬉皮士聚集于此,他们的到来使这座小镇遍布涂鸦、咖啡馆和纹身店,同时也催生出了独特的大麻文化。

走在街上你可以轻易地分辨出哪些人是嬉皮士。他们风尘仆仆,高而瘦,穿着脏旧的T恤,和绘有花纹的粗布裤。手腕上串满手镯,身体被已褪色的纹身覆盖,偶有人赤脚走路。每个人都寡言而神色从容,安静地走路、吃饭、喝咖啡、抽烟,自有一种不可名状的优雅。这些嬉皮士们与当地人一起,赋予了马纳利一种复杂又令人沉醉的气质。

此时距离拉达克(Ladakh)的首府列城(Leh)还有473公里。

Day 5 马纳利(Manali)— 吉隆(Keylong)

喀喇昆仑山脉与喜马拉雅山脉之间有几条东西走向的狭长谷地,拉达克便坐落在其中的一条。从地图上看,拉达克夹在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三国的交界处。它所处的克什米尔地区,是世界上最具危险性的争端领土之一。

西藏、尼泊尔、拉达克,这是我第三次进入喜马拉雅地区。在此之前,我从未听说过拉达克,只有当亲自一路翻山越岭地接近它的时候,它的面貌才慢慢浮现,它的能量才慢慢逼近。我在沿途收集拉达克的信息,一面记住它们,又一面忘记它们。

谁知道呢,或许真实的拉达克根本不存在于书本上,不存在于新闻报道里。我需要时刻提醒自己:此刻我正行走在通往拉达克的路上,我应该清空自己,专注于眼前的道路。这样当它终于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可以用心全然地感受它,而非试图用头脑思考它。

在马纳利休息了一天后,我们驱车前往吉隆,虽说途中要翻过海拔4000米的Rohtang垭口,但两地之间只有115公里的车程。不料在翻垭口时偶遇大堵车,因此还是和前几日一样折腾到了傍晚才抵达。

堵车时我们得以细看路上的高原风光,没错,海拔骤然上升,茂密的森林已不知何时无影无踪,更别说前几日神奇的棕榈树了。然而让我印象更为深刻的,是人们的耐心与热心。狭窄的山道上,上山的车队自觉排成一列,留出畅通的空间给下山的车辆。

即便下山的车辆稀少,而上山的车辆拥堵,也没有哪个司机鸣笛、抢路。大家只是走下车去,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聊天、拍照,帮助维修出现问题的车辆。因着这聚集起来的沉静的氛围,本应焦急苦闷的等待变得清凉自在起来。堵车总会结束的。

从马纳利开始,一路不时地可以看见彩色的经幡、白色的佛塔,和硬朗的藏人式的面孔。我们猜想那也许就是拉达克人。

Day 6 吉隆(Keylong)— 列城(Leh)

凌晨五点,大片的羊群突袭了车队。在前照灯的照耀下,羊群们彼此紧挨着躁动地前行,发出不安的叫声。开往列城的大巴车和我们的小车一起出发赶路,此时却都被卡在“羊海”中动弹不得。

“这么多的羊,拥有它们的主人一定非常的富有!”

一车人听着羊蹄不时撞击车身的声响,静静地呼吸,冰冷的车窗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不知过了多久,牧羊人与他的牧羊犬终于在队伍的末尾出现,他手握鞭子,在模糊的车窗前与同样要赶路的我们匆匆对视。

车队重新出发。

拉达克可被考证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1世纪或2世纪,那时的下部拉达克为贵霜帝国(Kushana Empire)所统治。

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象雄古国(Zhangzhung Kingdom)称霸雪域高原,古象雄文明也被视作为是西藏文明的源头。苯教作为古象雄文明的核心,影响了西藏及其周边的诸多地区,包括彼时的拉达克。在一个未知的时期,可能早在贵霜时代,一些证据显示佛教由克什米尔传入拉达克,并随后与苯教相互抗衡、融合。

公元7世纪,拉达克被来自西藏的吐蕃王朝吞并,象雄古国随之没落。

车窗外,大片的云朵透着宛若新生的粉白色,朝阳已在喜马拉雅的更东方升起。而群山的这一面,夜色还未褪去,雪山和一条条的瀑布闪烁着暗暗的光辉。

大约两个小时后,我们坐在名为Black Rock的小店里,每人点了一杯热气腾腾、香味浓郁的马萨拉茶,吃着吉隆的旅馆为我们准备的简易早餐。大巴车也停在店外,旅客们下车舒展身体,一个韩国人拿着一包乐事薯片与几个欧洲人一起分享。我们与那个韩国人在马纳利的咖啡馆打过一次照面。

再启程时已天光大亮。不同于昨日的风景,类似于苔藓般的薄薄的绿意,已完全被褐黑色的岩石和雪白的山尖取代,真应了早餐店的店名,Black Rock。这是彻底的高原风光。

9世纪到19世纪,拉达克先后被古格王朝(Guge Kingdom)、南嘉王朝(Namgyal Dynasty)、清朝,及锡克帝国(Sikh Empire)所统治。然而不变的,是它古丝绸之路中转站的地位——拉达克一直以来都是中亚贸易、宗教与文化交流的枢纽。直到20世纪中期,国际形势重新洗牌,拉达克周围的国家纷纷收紧对其边境的控制,这个古丝绸之路的十字驿站才被荒废。

王朝的更迭,不同宗教之间的相互抗衡,在每一个当下看起来或许残酷。但若将时间线拉长,正是不同文明之间的互相博弈,才共同塑造了现如今拉达克人的身份认同,与其包容的价值观。今天在拉达克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从清晨到日落,人们可以听到佛寺、教堂、清真寺、印度教寺庙的钟声、铃声、诵经声,和音乐声依次响起。当然,如历史所展现的那样,大家享有的可能也只是一段短暂的和平时光。

穿过雾气缭绕的黑色岩石地带,我们来到视野开阔的峡谷。正午的阳光洒在金色的岩石山脉上,玉白色的河水缓缓流淌,一朵朵的白云像是被镶嵌进蓝天中去似的,静止不动。我们久久地凝望这样的画面,久久地失语。

这里就像是,不,就是众神的居所。是远古与未来。是绝对的静寂与绝对的暴力。是人类诞生前与灭绝后的世界。

捱过有史以来最漫长的车程后,一片荒原里的绿洲终于映入眼帘,仿佛海市蜃楼。玄奘于公元7世纪路过这里,他在《大唐西域记》里描写道: “钵露罗国周四千里,在大雪山间,东西长,南北狭。”

此时的拉达克还未大雪封山,只有秋日傍晚的夕阳静静洒在列城。

相关阅读
拉达克与克什米尔 【拉达克与克什米尔】印成立“拉达克中央直辖区”想吞中国藏南领土!

印成立“拉达克中央直辖区”想吞中国藏南领土!时评三杉 图来自网络印度宣布成立所谓“拉达克中央直辖区”,这是明目张胆地企图将该地属中国主权的领土“吞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方一直反对印方将中印边界西段的中方领土划入印行政管辖范围。

拉达克在中国地图里吗 【拉达克在中国地图里吗】面对拉达克之痛 中国该如何应对?

当前国际关系十分复杂,特别是在中国周边发生着越来越多的事端,中国首先要抓住中美矛盾(不是中美关系而是中美矛盾)这个主要矛盾作为主要应对方向,尽量不要激化次要矛盾,使之成为主要矛盾,一旦次要矛盾转化成主要矛盾。

拉达克地区实际控制 【拉达克地区实际控制】以及拉达克地区的实际控制线情况

梦之队还是需要加油。由于印度人有用左手洗屁股的习惯,避免不必要的安全事故发生。这可以说是美国男篮最差的一个战绩了。而是北方人则比较斯文一些,我市在用大型游乐设施共61台,他们认为左手部洁净,实话实说而已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但还是没能够逃过。

拉达克人口 【拉达克人口】拉达克位于什么地方?

拉达克位于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三国交界的克什米尔地区东南部,面积45110平方公里,人口约26万,使用拉达克语和巴尔蒂语(藏语分支)以及乌尔都语,下辖列城和巴尔蒂斯坦,列城是其首府并建有列城机场。拉达克北面是喀喇昆仑山脉。

拉达克人如何看待中国 拉达克人如何看待中国

拉达克,传统的中国藏族居住地,现绝大部分由印度实际控制。这里也是我去印度旅行期间所到过最偏远的一个地区(位于印度实际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如果你亲自到过列城(Leh,拉达克地区最大城镇),就会发现这个地方无论从建筑到人们的生活习俗。

推荐阅读
拉达克人如何看待中国 拉达克人如何看待中国
拉达克人口 【拉达克人口】拉达克位于什么地方?
跳空下跌缺口 跳空下跌缺口 跳空缺口出现后的四种情形
山东大学是211还是985 山东大学是211还是985 山东大学举办2018年度继续教育工作研讨会
邵逸夫医院体检中心 邵逸夫医院体检中心 电影大亨邵逸夫辞世 他都做过什么?(不断更新中)
延禧攻略剧情 延禧攻略剧情 电视剧《延禧攻略》专家研讨会在京举行
刘永灼被恒大免职 刘永灼被恒大免职 碰老板红线成首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