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聂伯河公司】目标——第聂伯河!(上篇)

2020-06-12 - 第聂伯河

“9月23日,我们顶着苏军坦克的压力,强行渡过第聂伯河时,不禁令我想起瑞典查理十二世的悲剧,1709年,他被迫率领自己的残部在佩列沃洛奇纳亚向俄军投降,因为他无法渡过这条河流。而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有一条铁路桥。”——德军第24装甲军军史作者,雷纳图斯•韦伯中尉

第聂伯河公司

的确很幸运,1943年9月中旬,军事史上最大胆的后撤行动开始了。近一百万德军士兵撤出近1000公里的防线,经6座桥梁渡过第聂伯河,然后再次散开,在第聂伯河西岸陡峭的悬崖上坚守近650公里的防线。而德军第24装甲军在第聂伯河的卡涅夫渡河,撤入“东方堡垒”——第聂伯河防线。

第聂伯河公司

德军第24装甲军虽然抢在苏军近卫坦克第三集团军之前幸运的赶到了第聂伯河,但是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9月21日下午4点,几份被截获的电报放在第8集团军军长奥拓•韦勒步兵上将的桌上,此刻他正待在斯梅拉的前进指挥部中。这些被截获的明码电文来自苏军游击队的发报机,署名是“夏伯阳游击队”,显然是在回复一个询问。电报中指出,在第聂伯河西岸,卡涅夫北部的弯曲处没有德国军队。 这些报告基本上正确无误:第聂伯河西岸,格里戈罗夫卡与勒日谢夫之间的弯曲部,除德军的一个惩戒连,根本没有其他部队。

从卡涅夫直至基辅东南方,没有一支真正的作战部队!

韦勒上将对此感到不安。空中侦察显示,苏军的先头部队正向该地区逼近。难道,瓦图京大将打算对卡涅夫北部的第聂伯河河曲发起一场突袭?若果真如此,韦勒上将不会感到惊讶。过去几个月的战斗中,这位苏军大将已证明自己是个出色的战术家,也是个大胆的指挥官。 韦勒上将立即向第24装甲军军长瓦尔特•内林装甲兵上将发出警报。电报于当晚8点45分到达第24装甲军军部:内林上将应立即派出快速部队,经卡涅夫赶往受到威胁的第聂伯河河曲部的南岸。但韦勒上将知道,就算第24装甲军的快速部队也没办法飞过去。要是苏军打算在9月22日渡过河去,而内林上将的部队又未能及时赶到,那该怎么办?

瓦图京大将作为精明的方面军司令员立即抓住了他的机会。第聂伯河河曲部向东北方伸出,单从战术理由上看,这里似乎是个合适的渡河点,而游击队发来的情报起到决定性作用。瓦图京打电话给近卫坦克第三集团军军长帕维尔•谢苗诺维奇•雷巴尔科上将。雷巴尔科上将兴奋不已,立即接通了近卫坦克第五十一旅。“旅长同志,您的先遣支队到达河边了吗?” “是的,将军同志。” “你们跟‘夏伯阳’游击队联系上了吗?” “是的,联系上了,将军同志。” 一阵难以察觉的停顿,接着便传来决定性的命令,“那么,渡河吧!” 短短的五个字,第聂伯河会战就此拉开了帷幕!“工兵和渡河装备呢?” 雷巴尔科的语气变得冰冷,“您不能傻等他们,你们要自己搭木筏或泅渡过河,明白吗?” “明白,将军同志!”

近卫坦克第51旅将靠木筏或泅渡跨越第聂伯河!

近卫军列兵I. D. 谢苗诺夫小心翼翼地拨开芦苇,向河面望去。他专注聆听,但一无所获。在他身旁蹲着一名游击队员。“那艘小船在哪里?”谢苗诺夫问道。“距离这里五六步远,就在河岸下方,被芦苇盖着。”“我们过去吧!”谢苗诺夫模仿了三声麻鸭的鸣叫。芦苇沙沙作响,另外三名近卫军士兵爬了过来——V. N. 伊万诺夫、N. Y. 佩图霍夫和V. A. 瑟索利亚京。他们伏在谢苗诺夫和那名游击队员的身边。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刻,历史已将目光投向他们。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将永载史册。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行动能否成功。作为近卫坦克第三集团军,更确切地说是正奔向第聂伯河的整个红军部队中的第一批部队!

此刻,午夜已过,河面上的雾气越来越浓,能见度下降至五六十米。谢苗诺夫和他的战友悄无声息地爬到河岸边。在这里!他们移开芦苇,将小船推出。谢苗诺夫紧紧地抓住船舷。 “现在要特别小心。”那名游击队员用两只旧麻袋兜住船桨。几名近卫军士兵已将他们的冲锋枪用布裹上,以防发出暴露行踪的声响。他们小心翼翼地爬上船,谢苗诺夫翻过船舷,用一只脚将小船推离河岸。他们立即被卷入湍急的河水中,但健壮的瑟索利亚京已将船桨伸入水里,用力划动起来。

那名游击队员坐在船尾,用小小的船舵控制着方向。小船在河水中静静漂流着。“划得用力些,否者我们就偏得太远了,”游击队员低声说道。“我一直在用力,”瑟索利亚京使劲划动船桨。西岸的峭壁像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夜色中。“再划几下。”“够了!让船漂过去。”“我下去!”谢苗诺夫从船上跳下。河水淹没到他的腰际,但河床很坚硬。他推着小船靠近了河岸。 他们专注地聆听,夜色中一片寂静。这位游击队员是格里戈罗夫卡村的一个渔民,已将这几名近卫军士兵送至准确的地点——村北部三百五十多米处。

他们将在这里对德军哨兵发起袭击,并假装实施一场登陆,这将导致德军巡逻队被吸引到这里。与此同时,希纳什金中尉将率领连主力和120名游击队员渡过近1000米宽的河面到达北岸,在扎鲁本齐村的正下方,为尾随在身后的坦克旅构建起第一个小型登陆场。一旦实现登陆,该连将对格里戈罗夫卡村发起进攻。

9月22日凌晨2点,四名近卫军士兵的枪声在格里戈罗夫卡村边缘,两个德军哨岗的前方打响。 “赶快列队集合!”德军军士冲进村里的兵营,大声喊叫着。惩戒连的一个排驻扎在这里。一个排!这些士兵都是些被判刑后打发到东线来服役的囚犯,他们被派至第聂伯河上的格里戈罗夫卡村。谢苗诺夫四个人在农舍间来回穿梭,手里的冲锋枪不时射出阵阵点射。这一刻他们在某处,下一刻又出现在另一处。他们造成一种假象:苏军的大部队已在格里戈罗夫卡渡过第聂伯河。在此期间,希纳什金中尉的连队在扎鲁本齐村的上方和下端渡过第聂伯河,悄无声息,一枪未发。

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他们得到工兵的帮助了吗?浮桥?渡船?橡皮舟?希纳什金没有这些。他的部下们将木板和横梁钉在一起,还捆了些水桶在上面。这就是他们的木筏,有的大些,有的小些。每具木筏上携带四名士兵和一门火炮。擅长游泳者攀附着木筏,并帮着引导木筏的方向。黎明时,希纳什金中尉的连队发起进攻,并将扎鲁本齐村和格里戈罗夫卡村的德军巡逻队驱散。

就这样,9月22日早上,苏军在卡涅夫北部渡过第聂伯河。他们建立起一座登陆场,而本应占据并守卫这一区域的德军第24装甲军,此刻仍在卡涅夫东面的河对岸。

苏方军事史作者们称之为“布克林登陆场”的登陆场就这样出现在第聂伯河。

1943年9月22日早上,“南方”集团军群作战区域内的所有参谋人员都将注意力投向那座小小的渔村。上午11点,位于切尔卡瑟的武器装备训练中心,指挥官屋内的电话响起,打电话来的是第8集团军司令韦勒上将本人。他问道:“昨天您派了多少人去卡涅夫?”“120名士官生,将军先生!”“120人?”电话里沉默了片刻,“立即用卡车把这120人送往格里戈罗夫卡,让他们对渡过河来的敌人发起反击,封锁住他们。” 武器装备训练中心的120名士官生,这就是9月22日上午11点,第8集团军司令用于对付苏军“布克林”登陆场的全部兵力。显然,这是个力量不够充分的权宜之策,但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兵力可供使用。内林上将的几个师必须守住卡涅夫桥头堡,以对付苏军的猛烈进攻。要到9月22日入夜后,内林上将的第一支快速部队才有可能渡过河去。在这12个小时中,格里戈罗夫卡可能会发生许多变故。

最后,疯狂的电话联系产生了一丝希望。参谋们找到了9月21日刚刚渡河、正在基辅附近休整的第19装甲师一部,师属侦查营放下午饭,率先出发,后方冯•门茨少校跟着第73装甲掷弹兵团,第19装甲师主力尾随其后。从基辅至格里戈罗夫卡不到一百公里。通过一条状况良好的道路,第19装甲师侦察营赶到目的地只需要两个半小时。对第8集团军来说,这两个半小时令人心急火燎。苏军当然也没闲着,不仅越来越多的步兵渡过了河,还伴随着更多的火炮等重型装备。9月22日19点28分,韦勒上将的一封电报发至内林上将位于河东岸普罗霍罗夫卡的军部:“尽快将可用部队调至西岸,以增援正在第聂伯河河曲部激战的第19装甲师侦察营。”尽快!内林上将也希望在第二天清晨前完成这个任务。但雷巴尔科上将也清楚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苏军从更多方向渗入弯曲部。近卫坦克第三集团军可以利用的渡河工具,主要是15艘渔船,依然只能运送一些冲锋枪手。9月22日拂晓,近卫坦克第五十一旅一个摩步营由格里戈罗夫卡地域渡过第聂伯河。随后,近卫摩步第二十二旅的一个营也强渡成功。进入右岸的苏军很快发动冲击,把德国人赶出第一道壕堑,占领了格里戈罗夫卡。9月22日当天晚上,近卫坦克第五十四旅一个摩步营偷渡过莫纳斯提尔卡,并在9月23日拂晓后顶住了德军的强大反击,在河岸扎下了脚。

布克林弯曲部西面,苏军第四十集团军也加入了夺取登陆场的战斗。同一天,近卫坦克第八军和坦克第十军所属先遣队接近布克林弯曲部。随后,坦克第十军的一个小组乘木筏和小船由偏西一些的休钦卡以南渡河成功。他们的行动,保证了此后摩托化步兵第十一旅和近卫步兵第六十八师的渡河。

激战至9月23日,苏军舟桥部队赶到,苏军坦克部队开始渡河并对德军发起冲击。德军第34步兵师第253掷弹兵团在之前激战良久,只剩下数百人,不幸遭遇苏军40辆左右T-34坦克冲击。尽管创造了依靠一门PAK 40 75mm反坦克炮和两辆黄鼠狼坦克歼击车击毁28辆T-34坦克的好战绩,依旧于事无补,军部尽可能的搜集了其他各个师的反坦克武器加强到该团才在上午10点勉强堵住苏军进攻的脚步。9月23日上午10点半,第8集团军将第4装甲集团军发来的一份电报转给内林上将:第19装甲师的部队正在格里戈罗夫卡苦战,急需援助。

幸运的是,内林上将在几天前便已让他的运输单位和后方机构渡过第聂伯河。因此,他可以顶着苏军沃罗涅日方面军沉重而又危险的压力,将自己的作战部队迅速通过河上的大桥。他把自己的前进指挥部直接设在桥梁东端的斜坡上。第10装甲掷弹兵师师长奥古斯特•施密特将军负责桥头堡的安全,他的作战参谋迈齐埃中校是个经验丰富的总参军官。来自下巴伐利亚的这个师现在负责全军的安全渡河。从下午3点起,第24装甲军以团为单位开始过桥。

然而第24装甲军也是有苦难说,全军等着一座铁路桥过河,工兵强行在桥上建造了一座公路桥以增大通行速度。但这也增大德军的担忧:苏联空军什么时候来攻击这座桥?能赶在遭遇攻击前完成渡河吗?每个人心里都没有底。9月23日晚上9点15分,来自巴伐利亚第57步兵师的各个团,在师长特洛维茨上校的带领下渡过第聂伯河。紧接着,利布中将率领的来自黑森-威斯特法伦的第112步兵师正在渡河。该师以强行军赶了上来,他们经常一口气行军六七十公里,以确保与军主力恢复联系。霍赫鲍姆中将率领来自摩泽尔的第34步兵师,同样在夜色的掩护下跨过大桥,随即再次出发,向着军防区的左翼而去。最后一支过河的部队是第10装甲掷弹兵师。该师的几个战斗群仍在东岸据守着正逐渐缩小的桥头堡。9月24日凌晨3点30分,该师来自下巴伐利亚的几个团终于跨过第聂伯河上的大桥来到西岸。此刻,天色已破晓。

随着时间到了9月24日凌晨4点30分,第24装甲军已完成渡河,军长内林上将惊讶的发现整个装甲军只用了十三个半小时渡河,自己的部队已经缩小到怎样的程度!

内林上将站在桥畔,仰望天空,搜寻着灰蒙蒙的地平线。俄国人的空军会来吗?可他们没来。很奇怪。这座桥梁没有遭到任何空袭。这一点令人难以理解。难道是因为瓦图京大将手上没有空军?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苏联空军。苏联空军竟然没有对这座至关重要的桥梁进行任何空袭!是因为附近地区没有苏联空军?还是因为苏联空军根本没想到对桥梁进行攻击?诚然,瓦图京大将的沃罗涅日方面军得到苏联空军第二集团军的有力支援,但是该集团军的力量投入到了布克林登陆场,以掩护渡河部队免遭德国空军的空袭。克拉索夫斯基中将的苏联空军第二集团军无法腾出飞机对卡涅夫的桥梁发起攻击。他手中的每一架飞机都要留给另一次大规模行动,这是这场战争中一次独特的作战行动,斯大林认为这个行动会在第聂伯河上取得决定性胜利。而在德国人这一方,事先没人想到苏军这场完全令人意外的行动。

军长、军参谋长和军工兵营营长一直为能否抢在苏军到来前将炸药布设完毕而忧心忡忡。这个问题折磨着每个人的神经。此刻是9月24日早上5点整,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工兵军士按下引爆器。烟雾散尽后,巨大的桥梁只剩下几根支离破碎的立柱。直到这时,大家才意识到,苏军统帅部没有尝试任何行动以夺取第聂伯河上的这座桥梁,这太奇怪了。他们没有派出机降部队,没有投入伞兵,没有实施构思大胆的坦克突击,也没有派遣啸聚于森林中的游击队。这一疏忽的原因何在?难道,苏联人对自己夺取重要河流渡口的能力缺乏信心,认为自己无法完成这种在战争初期德国人曾多次上演过的成功突袭?苏联人在多个地段渡过这条大河,迅速、毫发无损,使用的仅仅是些临时举措。不光是在佩列亚斯拉夫的第聂伯河河曲部,或是切尔尼戈夫的上游。9月份剩下的几天里,从洛耶夫至扎波罗热,沿着七百一十千米长的第聂伯河河岸,苏军获得23个渡口。

但苏军的如意算盘中还是犯了个错误。的确,他们将他们的连、营,甚至是团级部队迅速送过河去,并在对岸建立起登陆场,但他们发现,很难将这些登陆场扩大到一个能从这里发起一场大规模攻势的程度。从河对岸将坦克、重武器和弹药运过河来的工作遇到极大的困难。运送这些装备,他们需要坚固的桥梁,但从他们所控制的那些小型登陆场无法构建桥梁。 意识到这一失误后,苏军统帅部打算以一个激进的办法来纠正这个错误。他们发起一场行动,整个战争期间,如此规模的行动,苏军只实施过这一次。

相关阅读
第聂伯河防线完整mP4【第聂伯河防线完整mP4】第聂伯河防线

由导演Denis,Skvortsov执导,2009年上映的《第聂伯河防线》,是由Igor,Sigov,Xenia,Knyazeva,Anatolij,Kot,安娜戈尔什科娃等主演的战争片。战争片《第聂伯河防线》在白俄罗斯发行,爱看影视收集到了第聂伯河防线pc网页端现在观看,手机mp4在线观看,百度云资源。

第聂伯河保卫战播放【第聂伯河保卫战播放】二战苏联强渡第聂伯河战役 苏联第3近卫空降旅的最大灾难

第聂伯河战役是苏德双方在第聂伯河左岸乌克兰和白俄罗斯进行的一系列攻防战役,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战役之一,历时4个月(1943年8月12月),双方参战人数达400万,战线长达1400公里,乌克兰、顿巴斯、基辅一带的数十个城市和数千个定居点得到解放,为白俄罗斯的进攻和乌克兰的彻底解放创造了条件1943年8月。

第聂伯河防线在线观【第聂伯河防线在线观】广州社区“战疫”观察:多方围堵共守“第一道防线”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打破了祈福新邨社区的宁静,一场社区“战疫”正式拉开帷幕。祈福新邨社区位于广州市番禺区,下属24个小区,近20万居民都定居于此。2月2日,广州正式公布确诊病例涉及的91个小区或场所,其中包括祈福新邨社区。“祈福新邨的确诊病例我是首先从官方媒体获取到的,管理处暂时没有发布确诊消息,不过我们很多业主都已经知道。

第聂伯河战线国语电影【第聂伯河战线国语电影】【喜迎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省统一战线举行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电影招待会

本报讯(记者邓伟强)9月17日,全省统一战线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电影招待会在太原举行,统一战线广大成员和统战干部共计200余人观看了影片《古田军号》。会议指出,全省统一战线要毫不动摇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开展好“不忘合作初心,继续携手前进”主题教育活动,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

第聂伯河大坝第聂伯河大坝的兴建在苏联产生了什么影响

第聂伯河发源1653于俄罗斯中部瓦尔代沼泽,全长近2300公里,流经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三个国家,其中一半的长度在乌克兰境内,最后进入黑海。在乌克兰大平原上,汇聚了无数大小河流的第聂伯河变得非常辽阔宽广,浇灌了近30万平方公里的富饶土地。在她的河畔诞生了基辅、扎波罗热、克里沃罗格和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等大城市。

推荐阅读
慕尼黑阿尔卑斯山山峰【慕尼黑阿尔卑斯山山峰】阿尔卑斯最著名山峰投影五星红旗!瑞士祝福中国
阿联酋航空是哪个联盟阿联酋航空是哪个联盟 投资南非航空?阿联酋航空Say No!
气象灾害主要有哪些气象灾害主要有哪些 2019广东气象灾害预警信号将有新规定
大金牙小孩大金牙小孩 从大金牙说起:金属材料在医学领域应用
越捷航空标志越捷航空标志 越捷航空确实因为空姐穿比基尼这件事儿红了
固体冲压发动机是什么固体冲压发动机是什么 我可变流量固体冲压发动机完成性能考核